English    登陆 / 注册

【观点】齐东平: 在产生巨额财富的大时代管理好财富增值的小时代

2018-01-05 浏览次数:1350

大时代通俗而言就是世道如何,令人欣喜的是,对当代中国的绝大多数人而言,我们处在一个美好的大时代,仅仅从财富的产生和积累的角度而言,大时代的美好源于不仅在以往的几十年许多人分享了这些财富,而且在未来较长的时期内,仍有财富源源不断产生出来可供人们分享。就一个不太长的周期观察,未来十年,中国社会以GDP为标识新产生的财富将超过以往30年的总和,财富积累总量同样巨大,这无论在中国的发展史上,还是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都具有巨大的时代意义,对于置身其中的国人而言,既然有如此巨额财富的产生,理应带给人们获得较多财富的期待。

 

这里所界定的小时代是指个人或各种经济组织的状态以及选择。大时代有巨额财富产生,并不会自然均分给每一个人或经济组织,而是需要人们恰当的选择才会获得相应的财富,这其中最合乎规则的做法,是要求人们如何通过很好地认识自我,发现自己的能与不能从而找到获得财富的恰当途径。简而言之,对于大时代我们顺势而为即可,对于小时代则需要合适的自我管理和决策。

 

 01 中国处在一个财富爆发增长的大时代

 

比起以往超过30年国民经济的高速增长,目前的大时代中国经济转为快速增长,尽管如此,国民财富总量反而会增加的更多,这是因为产生财富总量的生产要素基数比以往大很多,不仅如此,人们还可以期待这种快速增长能够保持较长时间,为财富增长获得时间机遇。

 

1.未来十年中国社会财富的爆发增长体现在总额而不是速度上

 

中国的GDP总量1986年过万亿元,30年后的2016年达到74.74万亿元的规模,不考虑物价因素,30年间以年均15%的复利水平增长,财富产出总量大约为900多万亿元,创造了世界同一时期财富增长率和财富增长累计总量的奇迹。自2012年始中国经济转为快速新常态,未来十年GDP将以年均7%左右的速度增长。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有所放缓,但财富总额增长量却在加大。如果GDP年均增长速度为7%左右,10年后GDP总量大约为150万亿元,即使经济增长速度进一步放慢到年均6%左右的水平,只是稍晚两年GDP总量也可达到150万亿元的水平,10年间年均GDP总量为110万亿元水平,累计产出的财富总量为1100万亿元水平,超过过去30年财富累计的总量。

 

2.大时代与经济发展阶段息息相关

 

目前,中国处在一个产生巨额财富的大时代,与中国经济发展处在一个有利于财富产生的阶段相联系,这一点从发达国家以往的发展历史中可以总结出相应的规律。

 

下面一组数据是英国经济发展史上经济增长的时间划分,试问在哪个期间英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最快呢?

 

1666—1830;1830—1930;1930—1970;1970—1989;1989—现在

 

在以往教学课堂提问这个问题,很难有人做出正确的回答,绝大多数人凭借以往有关经济发展史的印象而非实际数据的分析,难以想到英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期间是1970年到1989年,用了19年时间使GDP增长了10倍,英国经济增长速度次之的是1930到1970年的期间,用了40年使GDP增长了10倍,而人们印象中可能是早期工业革命时期的快速增长,事实上并非如此,1930年之前英国GDP增长10倍花费的时间为100年或多于100年。若进行归因分析,可能会归结于英国彼时金融大爆炸改革等当时的特定环境和因素。且不讲这样归因分析是否科学,仅就其参考作用讲,其分析结果无助于人们判断处在不同环境国家能否实现快速经济增长。但普遍观察其他发达国家的情况,则可以总结出一个基本规律,那就是发达国家人均GDP在2000—20000美元期间都曾经历了快速增长阶段,而且与那个期间美元的购买力以及美元与其他货币的汇率多少无关。

 

2016年中国的GDP总量为74.4万亿元,人均GDP7、8千美元,十年间翻一番还不到人均2万美元,这个时代背景确立了下个十年是中国经济能够快速增长阶段的理由,是中国财富可以巨额产生的增长阶段,并且以往的经济增长使得中国早已跨过了人均3000美元左右的“拉美陷阱”阶段,令人期待巨额财富增长有了坚实的时代基础。

 

3.大时代人的活力是财富产生的决定性力量

 

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财富产生出来。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什么样子,根本上取决于这个时代全体国民的活力,现阶段中国国民的活力主要来自于人们对富裕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与国民的活力相比,其他因素的影响则是次要的。换言之,大时代的国民是造就自己所处大时代状态的决定性力量,获得大时代的财富也就是分享自己所创造的财富。

 

日本在最近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国民经济增长速度为零,GDP总量和人均GDP几乎没有任何增长。这三十年来,无论是日本历届政府快慢更迭,不同届政府出台了什么刺激经济政策,也无论这个期间日本在诸如健康产业或动漫产业如何领先世界先进水平,也无论日本整个社会科技水平如何提高,但所有因素都没有改变一个事实,就是日本经济在几近三十年间增长为零,这正如英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在人均国民收入达到较高水平后,国民的活力已经大不如从前,加之严重的少子高龄化的现象彻底弱化了日本国民的整体活力,导致了国民经济长期零增长的结果。

 

观察当今中国,无论从匆匆奔波在世界各地的旅者身上,还是从早出晚归忙碌工作者的身上,都能看到中国社会比其他国家呈现出无穷无尽的活力,这种活力是这个大时代财富产生的源头动力,所谓的科技进步、新的产品和服务的产生是活力的结果而不是原因,不仅如此,从典型的日本实例以及其他发达国家所呈现的事实可以看出,没有了人的活力,不管是市场为主调节经济还是政府主导调节经济都无法让财富再增长。中国人在这个大时代的幸运就在于这个大时代有这种活力并使得巨额财富产生出来。

 

 02 做好小时代的自我管理实现较多财富增长

 

个人的状态怎样,个人未来做什么选择,这是小时代的事情。在过往的若干年间,中国许许多多的人们在诸如科学、艺术、经营企业或投资中成就了较大的事业,也有许许多多的人们获得了较多的财富回报,究其原因,以往中国稳定的社会环境,经济的高速增长及其财富增长的大时代是主要因素。例如一些人十多年前在城里或大都市仅仅因为多买了套房子,之后由于房价十几倍或更多倍数增长,十多年后的今天就坐拥了较多的财富,这些财富甚至让现在有较高收入的工薪族望尘莫及。无疑,大时代带来整个社会财富的增长使人们可以分享这些财富,但就个人而言,其选择对能够分享到多少财富同样重要,房子涨价是前一个时代的事情,但谁买和谁不买则决定了谁能分享那个时代的财富。

 

好的大时代产生较多的财富原因并非不可观察和把握,首先,从根本上讲,中国所处大时代有利于财富的产生,源于这个时代人们有巨大活力,财富是人们为自己创造出来,由于当下国人活力满满,可以判断财富能够源源不断产生。其次,获得财富的路径也可以把握,真正财富的产生于人们所创造的实体经济,投资于有盈利能力的实业或实体经济,便能获得相应的财富。某种商品短期释放长期累积的通胀率变为财富增长只是一种特殊现象。前面我们举出早期买房子可以获得较多财富的例子,就是房子上涨的背后原因是通货膨胀所导致的。在以往的70年间,世界大多数稳定发展的国家通货膨胀率达到年均7%左右的水平,商品价格上涨了100多倍,目前大多数发达国家的通胀率维持在1-2%的较低水平。

 

我国改革开放之前,长期管制价格,商品没有通胀率,改革开发之初,首先逐步放开了消费品价格,之后逐步放开生产资料价格,最后放开房地产等资产价格,这些价格与放开前的没有通胀率的固定价格相比大概上涨了100多倍,人们回想一下以往几分钱一斤而现在几元钱一斤的蔬菜价格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不过,由于消费品、生产资料和房地产价格放开时间前后有别,价格通胀率释放的时间不一,最后价格放开的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在短时间上涨的幅度较大,给人们造成价格上涨也可以创造财富的假象。前十几年购买房子的人们能获得较多财富,只表明在特定时代单纯的价格上涨也能给人们带来财富,因应了大时代是获得财富的客观原因这个道理而已。从根本上讲,实业以及实体经济才是产生真实财富的途径,在过去的时代,一些创办企业或投资企业的人们所获得的财富远远超过购买房产。但无论是直接投资并管理企业还是间接投资上市公司似乎都有难度,这个时候,人们除了看到大时代的机会外,如何正确对自己获得财富的能力进行评价,管理好自己的小时代同样重要。

 

古希腊的先哲苏格拉底早就提醒过人们,“认识你自己”,创办并经营企业对大多数人而言难度极大,所以并非是多数人的选择,比较而言,间接投资上市公司并或获得合理投资收益并非那么难办。

 

1.有能力将企业做到上市是获得财富的主要手段

 

如果确信自己善管企业,直接投资并管理企业,等于将自己的人力资本和资本结合在一起,如果如愿成功就能产出财富,更能极大地分享财富。电商企业AL于2014年9月在美国上市前,其创办人MY拥有其8.8%的股份大约为2亿股,每股净资产为4美元,合计为8亿美元,登陆美国市场后,MY其账面财富迅即上升为200多亿美元,与上市前相比增长了20多倍,这并不是AL或MY迅即创造了20多倍的净资产或盈利,而是借助于上市,MY利用会计准则将新股东权益转移过来,使其净资产增加到每股7美元,AL上市后,每股7美元的净资产以100美元以上的价格交易,MY身家以每股100多美元股价而不是净资产计算,其原理是企业上市可以将净资产以虚拟后的价格卖出,从其他投资人手里转来巨额财富。也就是说,企业上市更有利于创业者获得较多甚至是巨额财富。企业上市,可以选择国际资本市场,也可以选择国内市场,但就国内市场而言,由于中国国民经济证券化的进展,未来十年将有超过3000多家的公司上市,国内资本市场为企业上市提供了较大的上市机会。

 

要使企业上市,规范经营自不待言,除此之外,经营模式、盈利模式和远景模式清晰是基本条件。一是其要有清晰的经营模式,不管是多元化还是专业化,企业都能描述出选择多元化或专业化的理由以及如何经营这家企业。二是其要有比较确定的盈利模式,做什么清晰又能赚到钱,显然会受到投资人欢迎,也就有了上市融资的资本,并且符合目前国内监管要求。三是企业要有远景模式,企业虽不能完全决定未来命运,但是选择上市的时候能够描述清楚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企业能够持续经营并获得较好收益。

 

2.组合投资上市公司

 

“认识你自己”,如果没有能力或者不喜欢直接投资和管理公司,未来的大时代通过间接投资上市公司亦能获得较高的投资收益。

 

中国沪深市场运行以来近27年间,全部上市公司整体实现了超过全社会企业整体收益水平的较高收益,年均复利的净资产收益水平超过12%。中国自2012年进入经济增长10%以下的新常态发展阶段以来,沪深上市公司整体净资产收益水平仍保持在以往平均水平之上。显然投资全部上市公司,能够获得合理投资收益。

 

由于大数定律、中心极限值定律等适用于沪深市场的投资,运用随机抽样原理选择少数上市公司组合投资拟合投资全部上市上市公司更简便易行,也更适合于普通人间接投资上市公司在这个大时代实现财富增长。

 

如果选择投资少数公司,就必须有对上市公司目前以及未来经营以及盈利能力的评价能力,显然很多人是难以做到的,但如果按照随机抽样选择少数且必要数量上市公司拟合对全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则是普通投资人可以做到的。将资金均衡配置于不同行业的做法,体现了符合随机抽样原理的分层抽样方法,而行业的划分在现有的免费交易软件上可以找到,能够进行简便计算的投资人就可以采用分层抽样方法选择能拟合全部上市公司的样本上市公司进行组合投资。

 

由统计方法可知,沪深股市以往的平均估值水平分别为市净率2.5倍和市盈率25倍,即股票价格平均为净资产的2.5倍和投资回收期平均为25年。那么投资人在整体市场以及其中的不同行业上市公司在上述平均估值水平以下,采取估值越低配置组合越多的策略必然能获得平均水平以上的投资回报。

 

这种投资方法与流行的指数投资方法类似,但有本质的不同,指数投资是谋求长期与全部上市公司在价格上的一致,而投资人在估值较低时构建不同行业上市公司的组合投资,谋求的是以较低成本获得上市公司净资产和盈利收益,长期能获得超过价格上涨平均水平的收益,从而获得较高的社会财富。

 

3.心灵自由是至善至美的人生财富

 

对一些人而言,不但直接投资并谋求上市非自己喜欢和所能,甚至连采用加减乘除算个简单的数学帐组合上市公司亦不喜欢,在当下这个美好的大时代下同样可以让自己拥有较多财富,这就是拥有自由财富等精神财富。一念放下,万般自在,在财富增长的大时代,只要踏实工作,工薪收入也会有相应提高,技术进步使得满足人们基本需要的消费品可以廉价得到,周边环境的改善还可以免费获得“窗外财富”,放下对多余物质需求的追求,可以获得更多可支配时间,可以在可支配时间里做喜欢所做,心灵自由必达至善至美的喜乐人生。

TOP